1. 首页
  2. 东盟杂谈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

重庆平氏科技有限公司的千金——平力羽,涉及十几起失信被执行案件迅速在网络上发酵,不少网友在她的帖子、文章中口诛笔伐,对其犯罪行为深恶痛绝。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
不少网友都很惊讶,一个连续犯十几起失信被执行的惯犯,凭什么可以逍遥法外?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她那在重庆一手遮天的父亲——平维(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重庆市九龙坡商会副会长)
在2015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实施,其中第313条新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根据以上刑法,平力羽完全可以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然而平力羽的六年老赖生涯,涉及十几起失信被执行案,却可以逍遥法外,身挎LV等名牌包包、住豪宅、开豪车、用曾用名坐高铁、乘飞机。她肆意践踏法律尊严,无视法律法规,理应受到严惩!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
难道关系户就可以这样肆意妄为?有看完平力羽案件的网友表示:“看来欠债还钱只是针对穷人的。”
胡先生曾经找到平力羽的父亲平维,向其讨还债务,但其父亲态度十分强硬,不仅不想替女儿还债,还叫嚣:“你随便去告!我周围都是公安局和法院的人!”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
如此嚣张之至的平维背后势力确实如他所言,在律师的配合调查下,胡先生发现平维竟然还涉及一起1.09亿的恶性土地围标案,事件的经过大致如下:
事件的主人公:平维(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重庆市九龙坡区商会副会长)、聂章田、何昌秋
事件经过:2011年10月,重庆市国土局发布关于重庆九龙坡区大杨石组团Q分区E5-6/04地块土地的出让。该地块的面积为15695平方米,出让年限50年,保证金2166万元,地块的起始竞标价为10830万元,最大可建面积51435平方米。
2011年12月15日,重庆市国土局公布:重庆平氏科技有限公司以1.09亿元竞得该地,成交价只高出起始价70万元。
如此大的地皮,竞标之后,成交价竟然之比起始价高出70万元?
2014年,据知情人士何昌秋透露,竞标结束后平维向聂章田打了400万元,并向国土局举报:聂章田与平维素不相识,只是同为竞标公司,但竞标结束后,平维却无缘无故向聂章田打了400万元人民币。他因此怀疑两人串谋围标。
举报过了不久,何昌秋便遭到聂章田的毒打,导致鼻骨断裂,何昌秋称:“聂章田打我的时候曾说是因为我举报他,当时在打我我没敢承认,他说别人都把举报材料放在他桌子上了,上面还有我的名字和电话!”
好一句“别人都把举报材料放在他桌子上了。”什么样的势力能让国土局的举报信直接到聂章田的桌子上?如果何昌秋说的是真的,如果平维是和聂章田真是串谋围标,那真是让人细思极恐。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
平维作为涉案人员,称自己不认识聂章田,没有见过面,也没有打过电话,一顿否定之后,平维称自己确实给聂章田打过一笔400万的钱,但给出的理由是,同为竞标人,他竞标失败了,这笔钱算是给他的补偿费,称自己为了做生意,不想惹麻烦。
平维真是大方,为了避免麻烦,400万说给就给,自己女儿欠的几十万却打死不还。还曾对债主叫嚣:“你随便去告!我周围都是公安局和法院的人!”面对公众媒体和债主,说话的态度完全截然相反。
而后针对举报事件,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称聂章田等人没有相关违法犯罪事实。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
但何昌秋却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不死心的何昌秋找到国土局,国土局却将此事推向工商局,工商局又称:“该涉嫌行政违法行为已超过两年,不再给予行政处罚。建议向举报人向国土局反映。”皮球再次踢向国土局,而国土局又让何昌秋向重庆市土地和矿产权交易中心反映该问题。但在2016年5月23日,重庆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挂牌成立,重庆市土地和矿产权交易中心被取代。国土局让何昌秋反映问题的单位已经不复存在。
何昌秋就像被一群幕后操纵者玩弄于股掌,案件因此被搁置,至今没有给出一个公正的答复,就连那400万款项的性质,不管是恶意敲诈,还是恶性围标费,至今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定性。国有资源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流失掉。
这件案子可不是只是职能部门的相互推诿那么简单,甚至有可能其中涵盖了庞大的腐败关系网,毕竟平维占据政商界两个要职(重庆九龙坡区人大代表、重庆九龙坡区商会副会长)。如果用政商勾结来解释,再来回想何昌秋的处境就好理解了,毕竟牵一发而动全身,“贵族”的利益神圣不可侵犯。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
平维的这起案件和其女平力羽的十几起失信被执行案有一个共同点:举报人和受害者都是被有关单位忽视,案件仍扑朔迷离却被相关单位不作为。
被平幺妹骗375000元的胡先生透露,曾在和平维的交谈中了解到,重庆平氏科技有限公司还与当年重庆黑社会最大“保护伞”文强有关系,当年文强的情妇——陈光明,外号“陈二姐”,陈二姐前身为重庆禁毒总队总队长,于2009年“打黑除恶”中落马,被免去职务后,投身于重庆平氏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律顾问,平维还为她在公司里组建党支部,让她担任党支部书记,“打黑除恶”落马之后的陈二姐,倒是在平氏科技有限公司里继续过起了“官瘾”。平维如此照顾文强的情妇,究竟和文强有何关系,又有何目的?不禁发人深思。
还有一名受害者杨先生,曾是平力羽公司的一名员工,早在2016年的时候,因劳动纠纷,平力羽欠下杨先生44500元工资,至今没有偿还。据杨先生表示,他多次请求法院强制执行,积极提供平力羽的行踪线索,但法院却以各种理由推脱。
有一次杨先生得到消息,有人得知平力羽要结第四次婚,在布置婚礼现场,于是他赶紧联系重庆大渡口区人民法院的陈法官,请求立即抓捕平力羽,但陈法官却以周六不上班为由再次拒绝杨先生。
在2016年的一天,实在急需用钱的杨先生亲自到重庆大渡口法院,找到陈法官请求协助,陈法官又是各种推诿说辞,但这次杨先生运气好,正好撞见平力羽来到法庭受理她的另一起案件,杨先生请求该法院的陈法官立即强制执行判决,但陈法官却说:“慌什么嘛?人在这,又跑不了!”结果案件结束后,平力羽却又不见了踪影。
杨先生跑去质问陈法官,陈法官又开始了含糊其词的推诿,杨先生一怒之下写了封举报信举报陈法官见犯罪人员却不作为,但依然没有收到回复。
杨先生举报重庆市大渡口人民法院不作为的举报信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涉上亿围标案 其女老赖逍遥法外(图)
杨先生寄至重庆最高人民法院的举报信
一名名弱小的受害者,被欺诈,被胁迫,被压榨,被推诿。却没有人能帮他伸张正义。面对庞大的势力群体,小角色难道就真的只能成为某些利益链的炮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8: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