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东盟杂谈

周口官员虚假诉讼 法院为虎作伥共同搞垮企业

尊敬的领导:

我是河南省周口市庆丰置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马占,女,回族,出生于1986年10月1号,住河南省川汇区飞跃街22号,身份证号码:412701198610011022,
电话:13603879868,现将中国银行周口分行信贷科原科长金喜良,周口市银监局原局长杨俊成搞垮庆丰公司的情况反映如下,望领导能在百忙之中过问一下此事,以为我讨回公道,伸张正义,本人不胜感激,没齿难忘。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庆丰公司原来的股东只有一个是王平均,2014年将股权全部转让于买银环,买银环后将公司转让于我,我目前是庆丰公司唯一的股东及法人代表。
2003年5月,庆丰公司开发位于河南省周口市光荣路东侧的荣华小区,由于当吃资金紧张,就向杨俊成借了170多万元,向金喜良借了150万元,约定的有利息,月息1分,
出的有借款手续,又因贷款已到期,需向中国人民银行还款,这时,二人承诺利用职务之便,协调到期贷款,
缓解资金压力(有生效判决查明的事实相佐证)。但要求项目开发后分的三分之一的利润(实属受贿)。由于庆丰公司认为这是违法的,是犯罪行为,就没有答应他们的非法要求,没有让杨俊成,金喜良参与经营。
金喜良恼羞成怒,遂于2006年向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讼诉,要求三人履行合伙协议,应分的利润81万元,周口中院于2007年9月10日下达(2006)周民初字第112号民事判决,判决三人继续履行合伙协议,
金喜良撤回了分得81万利润的请求,法院予以批准。王平均不服112号民事判决,
向河南省高院提起上诉,河南省高院于2008年5月7日下达了(2008)豫法民一终字第71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王平均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院2009年11月26日做出(2009)民申字第114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王平均的再审申请。王平均又向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申请对上诉案件进行监督,要求将上诉案件进入再审,
河南省人民检查院与2013年9月16日做出了豫检民不(2013)10号民事行政检察部支持监督申请的决定书,不支持王平均的监督申请。
在整个诉讼期间,也即2006年之后,金喜良未再投入一分钱,也没有再参与经营管理,但其在2009年7月月24日向川汇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伙关系,退还投资剩余款63.4万元,对合伙期间的经营情况进行清算并按约定三分之一利润进行分配,
后因管原因移送至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周口中院于2014年3月25日做出(2012)周民初字第67号判决,判决解除三人合伙关系,王平均支付金喜良“荣华小区”利润5294777元,理由是金喜良筹资1548000元,杨俊成筹资1756410元,、
王平均筹资3746576元,按筹资比例分利润,三人对上诉判决均不服,上诉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高院于2014年12月27日做出(2014)豫法民二初终字号第224民事裁定,
将该案发回重审,重审后,周口中院于2015年7月28日做出(2015)周民初第34号民事判决,判决解除三人合伙关系,王平均支付金喜良利润10833779元,返还其投资634000元,
庆丰公司对上诉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庆丰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河南省高院于2017年2月10日做出(2015)豫法民二终字450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需说明的一点是诉讼过程中王平均死亡,其部分继承人王锋,王珂,王雪霞参与了诉讼,杨俊成死亡后,其妻子张景参与了诉讼。
反映人认为,上诉判决存在如下问题。
原一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1荣华小区的投资人是除金喜良,王平均,杨俊成之外还有庆丰公司。最高院的生效判决认定三人是合伙,但并未否定其他人也可以具有合伙身份,
庆丰公司如果投入了资金,同样可以作为合伙人。实际情况是庆丰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否则那么大的小区,区区几百万元能建成吗?
庆丰公司在原审中举出了出资凭证,审计报告等。均可证明庆丰公司也是出资人。原一二审认定只有金,王,杨三人为出资人属认定事实错误。
2三人合伙原一二审认定为有效是错误的,《民法通则》第六条规定:“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应当遵守国家政策。”国家政策也是必须遵守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2009年12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2010年1月18日实施
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二条规定:“禁止私自从事营利性活动。不准有下列行为:(一)个人或者借他人名义经商,办企业;(二)违法规定拥有非上市公司(企业)的股份或者证券:(三)违反规定买卖股票或者进行其他证券投资:
(四)个人在国(境)外注册公司或者投资入股:(五)违反规定在经济实体,社会团体等单位中简直或者简直取酬,以及从事有偿中介活动:(六)离职或者退休三年内,接受原任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民营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和中介机构的聘任,或者个人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相关的营利性活动。”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中法(1986)6号文,1986年2月4日起施行的《关于进一步制止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党政机关,包括各级党委机关和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以及隶属这些机关编制序列的事业单位,一律不许经商,办企业,凡违反规定仍在开办的企业包括应同机关脱钩而未脱钩,或者明钩暗钩
不脱钩的,不管原来经过哪一级别批准, 都必须立即停办,或者同机关彻底脱钩。”第二条规定:凡上诉机关的干部,除中央书记处,国务院特殊批准的以外,一律不准在各类企业中担任职务。已经担任企业职务的,必须立即辞职。否则,必须辞去党政机关职务,在职干部职工一律不许停薪留职去经商,办企业。已停薪留职的,或者辞去企业职务回原单位复职,或者辞去机关公职。”
既然原二审查明金喜良属同游控股金融企业中国银行中的党员,杨俊成属银监局这一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一个信贷科长,一个局长,依据上诉规定,当然不能经商办企业,
这是政策的强制性规定,三人的合伙协议当然是无效的。三人合伙中由于金喜良杨俊成的公职人员和领导干部身份,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和中央政策的禁止性规定那个,因而是无效的,
同时,根据原一审判决,庆丰公司所借中国银行贷款以及到期,无法归还,金喜良介入的条件和目的之一就是能够使贷款延期,介绍金喜良入伙的是杨俊成,当时杨俊成是周口市银监局局长,金喜良是中行信贷科科长,二人利用职务之便,再投入远远少于王平均的情况下,和王平均分配利润,显然至少对于多余的部分就是干股,
就是受贿,其法律依据是最高法,最高检发布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三所明确规定:关于以开办公司等合作投资名义收受贿赂问题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求人谋取利益,以合伙开办公司或者其他合作投资的名义获取“利润”,没有实际出资和参与管理经营的,以受贿论处。”假设金喜良和杨俊成
出资了,但出得少得的多,至少多得的那部分属于受贿,同时,二人也未参与经营管理,其为项目提供的帮助就是利用职务之便,协调资金。对于明显的受贿行为,如果我们支持,则无法向公众交代了。所以,对其所谓的利润应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
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除适用上诉规定外,还可以予以训诫,责令具结悔过,收缴进行非法活动的财务和非法所得,并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处以罚款,拘留。”最高法《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63条之规定:“在诉讼中发现与本案有关的违法行为需要给予制裁的,
可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三款规定,予以训诫,责令具结悔过,收缴进行非法活动的财务和非法所得,或者依照法律规定处以罚款,拘留。采用收缴,罚款,拘留制裁措施,必须经
院长批准,另行制作民事裁判决定书,被制裁人对决定不服的,在收到决定书的次日起十日内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决定暂不执行。”因此对其非法所得应予以没收。
另外,依据《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条之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有自己的民称和组织机构:(二)有固定的经营场所(三)有符合国务院规定的注册资本
(四)有足够的专业技术人员(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条件。设立房地产开发企业,应当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设立登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符合本法律
规定条件的,应予以登记,发给营业执照,对不符合本法规定条件,不予登记。设立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从事房地产开发经营的,还应当执行公司法的有关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在领取营业执照后的一个月内,
应当到登记机关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规定的部门备案。”国务院令第248号行政法规《城市房地产开发经验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之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未取得资质等级证书或者超越资质等级从事房地产开发经营的,
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房地产开发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逾期不改正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三人合伙未取得房地产开发资质等级证书,
违反了上述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而也是无效的。
3原一审二审用以鉴代审来确定项目利润,显然是错误的,放弃了审判权,致使认定事实错误。按照正泰公司的评估报告所言,开发成本构成指标包括建安费用,前期费用及土地开发费用,土地应缴契税,
销售税费,投资利息,但该评估报告却仅将建安费用作为唯一开发成本,显然错误,自相矛盾,其实荣华小区项目欠缴税款就达2000多万元,利润从何而来。仔一个鉴定时机也不对,只有房屋售卖完了,
依据真实的会计账簿,看一下销售价格和销售总额,减去各种成本才是利润,但在项目没有完全清算的情况下就急吼吼的要求分利润,时间节点也不对,因此,应驳回金喜良等人的诉讼请求,等项目销售完之后再计算分配利润。
原一审二审违法法律规定,剥夺了庆丰公司辩论权,原审在整个鉴定过程中庆丰公司还没有作为案件当事人参与,没有参与鉴定的任何程序,用正泰公司的鉴定意见去约束庆丰公司显然属程序违法,
因为庆丰公司和王平均是两个不同的民事主体,二者是互相独立的,不能等同起来,王平均的行为不代表就是庆丰公司的行为,特别是本案中,二者均为当事人的情况下。
更重要的是庆丰公司在本案中一开始是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的身份证出现的,其并不享有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只有判决其承担责任的情况下,他才有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这也是《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
所规定的:“对当事人双方的诉求表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对当事人双方的诉求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厉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
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享有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至第七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享有选择鉴定机构权
对鉴定意见的质证权,对鉴定材料的辩论权等,庆丰公司没有参与,就剥夺了庆丰公司的质证权和辩驳权,依据最高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规定:“下列情形,可以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严重违法程序:(一)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的:(二)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未回避的:
(三)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的:(四)违法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规定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之规定:“(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判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为判决后,
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由于对于庆丰公司来讲是一个新案件,仅第一次提起上诉,不是发回重审后又提出上诉的,
所以不受该条约束,可以发挥。以维护庆丰公司的诉讼权利。
原一审二审使用法律确有错误。
1原二审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豫法民二终字第450-2号民事裁定,按上诉人王锋,王珂,王雪霞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属适用法律错误。王平均生前已提起上诉,对作为继承人的王锋等人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因违背了被继承人的意志而无效,其凡违背被继承人的陈述均无效,这是最高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五条所明确
规定的:“在诉讼中,一方当事人死亡,需要等待继承人表面是否参加诉讼的,裁定中止诉讼。人民法院应当及时通知继承人
的做法因违背了该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之规定:“宣判前,原告申请撤诉的,原告经传票传唤,
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决。”最高检《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
“当事人申请撤诉或者依法可以按撤诉处理的案件,如果当事人有违反法律的行为需要依法处理的,
人民法院可以不准许撤诉或者不按撤诉处理。法庭辩论终结后原告申请撤诉,被告不同意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应不按撤回上诉处理。
2庆丰公司不应负连带责任。原二审认定原一审依据《公司法》第二十条让庆丰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属适用法律错误,但又说庆丰公司应
直接承担返还责任,认定庆丰公司不当得利,讲三人合伙开发的房产出售他人了,请问一下这方面的证据在哪?上门庆丰公司已经说过,
庆丰公司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也是合作开发者,有账可查,原二审认定只有三人合伙是不对的,这里边不存在不当得利问题。另外,如果说庆丰公司出售房产了,出售了多少,难道出售一元让返还一千万吗》这一点必须查清。
与此同时,庆丰公司被税务部门责令缴纳2000多万的税款,还偿还了不少建筑工程款和三人的外债(比如牛增强的建筑款,有生效判决为证,郑翠花等人的借款,有生肖判决为证)。
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庆丰公司利益如何保障,总不能他们光得利不承担责任吧。目前的情况是庆丰公司承担了巨额的债务,
投入了巨额资金,但一分利益位的,还得向金喜良杨俊成王平均负连带责任,真是天下少找的冤案啊,一个好端端的公司就让金喜良通过法院诉讼的方式,法院为虎作伥,让民营公司欲哭无泪,濒临破产,这是谁的责任,怎么会将所分利润由81万凭空上涨到1000多万,证据在哪,依据在哪,金喜良的自认法院为何不认可,凭什么推翻当事人的自认,公职人员参与合伙合法吗?有效吗?
苍天啊,公道在哪里?公平在哪里?正义在哪里?法律在哪里?
反应人:马占
2019年12月7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8: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