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东盟杂谈

国家药监局贪腐“七品官”周岸鹏

朗朗乾坤,政通人和。在如今反腐高压态势下,国家药监局“七品官”周岸鹏继续不顾死活的接受不法私企围猎,长期充当造假者保护伞。天道不可违,民心不可侮。为鞭挞周岸鹏危害民生、祸害百姓之滔天恶行,我们已在老家的荒丘为其立有一贪官碑,让其遗臭万年!

周岸鹏为官一任,是贪是廉,以下事实昭然若揭:
几年前,在全国各地电视台、广播电台曾铺天盖地播出过这样的广告语:“利德治疗仪是家庭好医生,健康好帮手”、“不吃药、不打针就能轻轻松松地治好各种中老年慢性病”。由于其电视广告宣称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全都“可标本兼治”,在全国各地专卖店常常出现中老年人排队购买该治疗仪壮观场景。
经查询,所谓“包治百病的利德治疗仪”竟是被天津中院和天津高院均一致判决为禁止生产销售的造假产品!(该裁判文书号为:1999高知终字第8号)
http://m.110.com/cpws/8568.html
利德治疗仪入市头几年,其说明书从头到尾没有一字提示对人有副作用。几年后,说明书突然加上了“出现异常情况,应暂停使用”、“年老体弱多病者,应少使用”等暗示。更恶劣的是,当受骗老人付款后,专卖店卖手再偷偷地把一张《使用须知》塞进包装盒,另行告知“会出现头胀、心慌、不适应”。显然,这是众多受骗老人受到了严重伤害才换来的提示。
进一步调查了解到,早在2002年,国家工商总局就已发文将利德治疗仪列为全国十大虚假广告,并对其进行了查处。北京退休老人马小棣曾通过媒体公布电话,表示愿免费为受害人打官司,老先生厚厚的四个笔记本记满了来自全国各地几千个投诉电话。利德治疗仪入市仅几年,老先生就为受害人代理了三百多起诉讼。《北京电视台》、《中国消费者》等十余家媒体曾连续报道过该系列诉讼案。当年,就在天津造假者面临灭顶之灾之时,该造假私企的职业行贿人王立堂竟在国家药监局信访办弄到了一纸“护身符函”用以对付马小棣!(该函附武昌法院卷宗)
湖北老人王德明亲自去天津实地调查,从而掌握到了王立堂的犯罪铁证!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为其出具的公函和天津民族医院专家胡学增提供的亲笔证明一致证实:王立堂私刻两家医院公章,冒充胡学增等教授伪造“利德治疗仪临床验证报告”!对此,胡教授在给王德明的亲笔信中“表示深感震惊和愤怒”。
王德明历经千辛万苦调查到的几十份铁证,足可以让假治疗仪一次性“死亡”。为此,国家药监局官员颜江瑛曾主动给王德明去电:“你调查到的证据这么充分,真不简单!”而这些铁证如山的证据竟被该局信访办周岸鹏等人当作权钱交易的杀手锏!
针对王德明举报,该局信访办再次以官方名义发函保护该造假私企,而对利德治疗仪导致的人身伤害事件只字不提,全部回避!(即:2008第6号函。)
没有经过临床验证的假治疗仪给众多家庭带去深重灾难。《人民网-江南时报》报道,南京退休教师殷小萍购买利德治疗仪导致心脏反复骤停,多次晕厥倒地,花去近十万元做心脏手术;《健康导报》报道,河北沧州郭玉芳老人用其治糖尿病、骨病,被治成了面瘫再也睁不开眼;《山东广播电台》报道,昌乐秦先生老伴用其治盆腔炎,被治成脑血栓致瘫;南京电视台《东升工作室》报道,一受害人耳朵被治聋;唐钢退休工程师李言庆投诉,用利德治疗仪治颈椎病不仅眼睛、肝脏受到损害,还导致全身血管硬化,患上恶性高血压,等等。
天津利德公司兜售玄乎其神的“保健品”多达十余种。据其简介称,仅利德治疗仪就已“造福”二千多万个家庭。据此,该造假私企女企业主王景毅攫取的不义之财至少达百亿之巨!而摧毁受害人意志,迫使受害人放弃维权,则是职业行贿人王立堂的拿手绝招。例如:
南京建康路小学退休殷老师(女)将造假者告上秦淮法院,王立堂不仅把法官买通,还把老人的律师也买通,他们颠倒法律规定的举证责任,共同折磨受害老人。这位几次跟死神擦肩而过的受害老人由于实在没法将官司打下去,最终不得不放弃了诉讼。事后,伤天害理的王立堂又让受害人的律师将全部诉讼材料予以销毁。可怜的老人家花了近十万元做心脏手术,不仅没得到一分赔偿,又白白搭进一万多元诉讼费和律师费(老人已去世,可供家人电话)。
王德明老人购买利德治疗仪治胃病不仅无效,反而导致心脏乱蹦乱跳、胸闷胸痛,一躺下就憋不过气,真正体验了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受(花光积蓄已治愈)。王德明将造假者告上武昌法院以后,一次次接到法官下达的开庭传票,一次次无功而返。王德明从外省到武昌法院来回奔波了近两年,却始终无法在法庭上宣读起诉书……。除了李言庆老人因家人反复向有关部门投诉仅获一万元赔偿,全国各地没有一个受害人得到一分赔偿,所有受害人都是维权无路,投诉无门。
为使无辜老人不再受骗,几年前,我们晚辈受王德明之托在网上公开曝光了王立堂私刻三甲医院公章等一系列犯罪铁证。一夜之间,全国各地利德专卖店全部闭店关张,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铺天盖地的《利德讲座》也一同销声匿迹。(该曝光文章已截图保存)
为了取缔危害人民健康的造假产品,王德明老人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磨难。王德明多次更换举报电话,每次都被王立堂掌握。前不久,国家药监局信访办负责人周岸鹏仍十分强硬回应,“你向监管总局纪检组告我去吧!”正是这个七品官周岸鹏让职业行贿人王立堂堵死了举报渠道,周才如此嚣张!(注:周岸鹏电话已录音)
自从造假者被迫停播了虚假广告以后,举报人王德明人身安全就一直受到威胁。几年来,王德明老人有家不能归,只得在兄弟姐妹家轮流寄住。为迫使举报人投降服软,王立堂除了经常发送极其下流的短信对其辱骂之外,甚至买通司法人员对其进行迫害。
在王立堂强力“公关”下,被王立堂俘获的警察、法官纷纷充当其帮凶。北京东城法院刑庭宋XX甚至以黑社会人员的匪气给王德明打去长达56分钟的恐吓电话,“我分分钟就能(定位)找到你,我不像别人,有的是办法弄你!”(笔者郑重说明,所有司法人员的威胁、恐吓电话均已录音,纪检监察机关可随时根据其来电号码予以查实)
现在,天津造假者在沉寂了几年之后,不仅恢复开通了曾一度关闭的网站,还在多家网站大量杜撰文章,继续将假治疗仪宣传为高科技产品,并通过淘宝、京东电商平台售假。他们只等着掌握其大量犯罪证据的王德明投降服软,就会再次在全国各地广电媒体大做虚假广告,继续坑害弱势群体。
笔者郑重声明:我们对以上事实负全部法律责任,如有诬告愿承担法律责任。有关部门如需索取证据,请qq2456528998联系。
悠悠民生,健康最大。七品官周岸鹏危害民生,恶行滔天!
举报人:张厚彬 王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8: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