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东盟杂谈

孙小果这口大黑锅昆明人不背!

孙小果,祖籍四川(现属于重庆直辖市)。在昆明犯下累累罪行。虽然被云南无良媒体保护的很好,但是线索是清晰的。

母亲孙鹤予,四川人(现属于重庆直辖市),应该承担孙小果人生罪行的重要教育失职责任,同时也是孙小果逍遥法外的主要推手。污染了整个云南政法系统,危害极大。曾用名孙学梅,1952年生,现年67岁,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于1998年被开除公职,后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以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3年7月释放。名下拥有昆明鹤予商贸有限公司、昆明市五华区赖客生活休闲吧、云南天铄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
据《南方周末》报道,孙鹤予至少在1992年已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当年,全国公安民警首次评定授予警衔,孙母就被授予三级警督,当时该局政治处主任只被授予一级警司,比孙鹤予还要低一级,而孙鹤予当时并未担任任何职务。
李桥忠偏偏不长记性,因为根据官方通报,2008年,他又跟孙鹤予一道,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孙小果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认定重大立功帮孙小果减刑。
这一年,李桥中才48岁,正是人生的黄金期,还有大把的升迁机会。孙鹤予已经是将近60岁的“老太婆”了,一生都在执法部门工作的李桥中,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非得把罪恶多端的继子捞出来?
不得不说,孙鹤予驾驭男人的手段非常人可比,在这方面,武则天恐怕也要甘拜下风。
孙小果他妈的第三个厉害之处就是:心黑,脸皮厚。这也是一些没有大本事又想成大事者的必备要素。
当年,孙小果第一次被抓时,孙鹤予和李桥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作为受党和人民教育培养多年的执法干部,孙小果的所作所为无疑给他们当父母的蒙上耻辱。他们坚决支持有关部门对孙小果依法惩处,同时积极为办案提供必要的帮助。无论站在执法者的立场,还是站在父母的立场,他们的态度都是明朗的:孙小果等人必须绳之以法!
针对有记者问及孙小果等人如此“残暴”,是因为有所谓“背景”“后台”支持?孙小果的父母明确表示: “我们仅是基层的执法者,会有多大的能耐去支持儿子违法犯罪!再说,王子犯罪,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我们的儿子不是王子。”
然而,在背后,孙鹤予为了儿子孙小果不惜余力四处活动,在1998年因为包庇儿子被判刑五年后,不思悔改,又在2008年,和监狱、法院的腐败分子共谋,利用并非孙小果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认定重大立功帮孙小果减刑。
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这样的人一般都非常厉害,孙鹤予做到了这一点。
不然的话,她怎能为了儿子,搞定比自己小10岁的第二任丈夫,搞定那么多的公检法人员?
但是,她有没有想过,那些被她的恶魔儿子折磨的少女们?她们都曾经有自己绚丽的梦想,想过上幸福的生活,却被孙小果一伙折磨的“头部重伤,脑内淤血,右额叶挫裂,胸骨骨折,手臂烧伤,乳房刺穿,大小便失禁,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1997年12月9日,《云南法制报》头版显著位置就刊发《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当时《云南法制报》是每周二、五出版,这篇文章的刊发距离《掩盖不住的罪恶》只隔了一期。
孙小果这口大黑锅昆明人不背!
继父李桥忠,曾用名李乔忠,至今不敢公布祖籍,1958年生,现年61岁,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正科级),1998年因为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违规办理取保候审等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2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副局长(副科级),2004年任局长,2018年10月退休。
外公孙其翔,原成都铁路局重庆分局工歼人;
外婆吴秀兰,原山城针织厂工人,均已故。 
生父陈跃,曾用名陈耀,1940年生,1973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任普通干警。1982年2月与孙鹤予离婚。1985年离开昆明市公安局到昆明市物资局工作,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爷爷陈玉清,原昆二十中工人;
奶奶陈慧芬,原昆十一中工人,均已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8: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