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民生

当年那些事想忘都难

微信图片_20200711212943.jpg当年那些事想忘都难

覃福展

当年那些事想忘都难!什么事?那样让你难忘?就是上世纪的一九七二年十月那一件事——大火焚烧八面街。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事情得从源头说起,毕竟是我亲眼亲历的。时年是月我正在八面小学任民办教师。我带的班是五年级。学生有30多个。尽管八面小学当时还有附中,加起来也有九个班,但在校生连中小学生加起来也不过300多人。所以,任课老师也不多,能有10个也就足了,小学三年级以下,以复式班为主,一个老师在一个班里同时有两个年级的,合在一个教室里分两边就座,复式班上课的做法也就是前5分钟或10分钟先给一个年级讲课、未上到的年级先在一边预习,到老师给这个班讲完课布置作业后,再转头给另一个年级讲。如此循环交替,40分钟下来这节课也就算上完了。别看复式班上课好玩,如没有一点教学经验和方法,是上不了复式班的。我当时还是一个初次上讲台的后生者,当然也就没这个资格上复式班,而只能上小学高年级的课了,时初中部缺物理老师,我又被拉去兼上物理课,化学是由我的堂兄上的,一年后他上师范学校去进修,学校又将化学课拢给我。尽管课程很多,但当时就有那么一股劲,上课任务再多再重也不敢叫苦 。

作为班主任,有时还真是万金油,因为学校缺乏体育老师,所以各班的体育课,大都是班主任自己兼上的。我也不例外。八面火灾事发的那天下午,具体时间是哪天星期几已经记不起了,只记得是1972那一年10月的一天下午2:40左右,第一节课我班是体育课,上课钟声响后,我带学生上到篮球场,整完队伍,将胶球发给他们,准备开赛。就在我将胶球抛向半空那一瞬间,转头一望,即发现离球场不到五百米远的一栋民房前面冒起滚滚浓烟,直觉让我意识到情况不妙:“发生火灾了,房子要被大火烧了!”我当即一声大喊,“同学们不玩球了,跟我救火去。”30余位同学顺着我的手望去,发现了火情,经我一声大喊,便什么也不顾了,呼拉地跟着我赶往火灾现场。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毕竟都还是十一、二岁的小学生,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大火,面对突发事件,只能观望而已,而我也不过是十九岁刚过的人,面对这一突发情况,自然也拿不出什么办法,加上正逢十月高秋天大旱,就算有桶也无处打水,所以情急之中,只能叫学生找到棍子往火阵扑打,结果却事也愿违,不但灭不了火,反而还惹出马蜂窝,火势不但降不下来,你越用劲扑打,它越借势强旺。生怕出问题,我只好要学生远离一点,就这样看着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不到半个小时第一栋房屋即已陷入火海,接着又蔓延到与之近邻的另一家,那家虽是瓦房,但一经接上火,干烈的桁条和椽皮即被引燃,在风的推助下很快蔓延起来,又因其上有瓦片盖着,火苗于是在瓦片下面延伸着,其速度亦是相当的快,加上房子又高,没梯子是爬不上去的。情急之下,只好搭人梯上去,用锄头把瓦片刮走,再去灭火,但无济于事。瓦片刨得越干净,那大火反而更加放肆。面对这样的条件,我们30来个人也只能束手无策,眼睁睁看着大火一栋房子一栋房子地挨着烧下去。那时那刻救火难度实在大得难以形容。

八面街的地势是个南北走向型布局,中间贯穿着一条县级公路,从而将八面街(村)分成两大半,路的东面临近街口的是一排民房、生产队粮仓和车缝社,再往东走,中间是一片农田,隔着农田对面是大队部、国营粮站和职工宿舍区,后面挨着四五家民房。离民房五百米远的便是我任教的学校。公路的西侧则有国营商店、粉店、以及收购站。再往后,便是两三家民房紧邻着。尽管八面街的村民当时加起来也不过二十多户,人口连国营单位职工加在一起也不超过200人,但房子结构密集,且有相当一部分的民房还用茅草盖的,其中就有集体粮仓。所以那天大火一起,引燃起来就很快。我在东面指挥学生扑火,亲眼看到那大火将草屋引燃,在大风的作用下,呼啦啦地大发起来,屋顶上的茅草烧燃后,即形成巨大的火球,被大风一吹便跃上半空,借着风向飞飘着,当风阵一过,这些火球便渐渐地落到其它民房上面,因为是茅草盖的,所以火球一落屋顶,即被引燃,进而大火又起,在那要水没水,要梯子没梯子,灭火工具一样没有的恶劣条件下,你说人定胜天可能吗?那比天方夜谭还要荒唐。面对这样的场面,我和一帮幼小的学生们只能干着急,眼看着大火一家挨一家地烧下去束手无策。不到两个小时,八面街的整个天空,已是浓烟弥漫,地面火海熊熊。

当时隔着一个道山岭的八面江果辉“五。七”中学,那天下午他们也与我校一样正在上课,当时师生们发现山岭的那一边冒出巨大的浓烟时,便意识到火灾的发生,于是紧急停课,由校长率领一百多名师生从两里外的学校火速赶来,随时加入到我们的救火行列。还真无奈,条件的制约,人再多面对好场大火也难派上用场,当时,在家的大队干部、还有粮站、商店等部门的职工也都投入到救火中来,记得当时还有一位姓潘的驻村的公社领导同志。由他组成临时救火指挥部,当他看到大火即将要烧到商店、粮站和生产队的粮仓时,他随时将现场人员分成三大组,分别到商店、大队部和粮站防守。我当时是参与保护八面生产队的粮仓这一组。为了防止天空中飘来的火球降落库顶,我们五、六个年轻人爬上仓库的顶部,手里拿着木棍严正以待,一旦有火球坠落即刻将其扑灭。看来我们还是不自量力,自以为有了木棍在手,一个火球算得了什么,谁知还是抵不过来势迅猛的几个大火球,我们刚将第一个打散,火星飘散落点,此处即刻燃起火来,紧接着另一个火球又至,结果不到10分钟,库顶全部被大火覆盖,我们的裤脚、衣角都火苗沾上,为了保命,我们只得全部跳下,在下面防守的人员,即把库门打开,试图将里面的稻谷全部转移出来,但还没搬到三分之一,大火即将整个仓库包围得严严实实,为什么火燃得那快呢?除了库房是茅草盖以外,还因为围仓库的材料都是木板,所以,大火一来这些木板自然也抵不住,木板烧着了,又将仓库里的稻谷引燃了,尽管在现场扑火的人们都竭尽全力,最后还是斗不过这场大火,这个囤有大约万斤公粮的仓库最后也只能化成灰烬。

这场大火最终将八面街的百分之八十的民房烧毁,国家的财产没有受到多大损失,仅有临近街口的供销社房子,挨烧了一点点,还有横空悬过的密密麻麻的电话线,全都被大火烧断,因而火灾发生时,想往乡里(时称公社)县里打去的求援电话根本打不出去。民房损失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民房大都是茅草房,虽然也有一些瓦房,但由于与这些茅草房过于靠近,因而茅草房的大火一起,这些紧邻的瓦房也就首当其冲。记得有一姓莫的户主,他的房子是新盖成的瓦房,里面的房间还没有完全整好,尚缺少一些木料,当天他正率儿子一起上山砍木料,所以村里发生的事父子俩还不知道直到下午七时许,父子俩扛着木料回到山口想休息一会儿,无意中,看见村里自家的房上浓烟滚滚,顿时慌了手脚,顾不上休息,便扔下肩上的木料,赶紧跑回村里,然而,为时已晚。三间刚起的新瓦房全部葬尽火海,化成灰烬,更惨的是屋外那间牛栏,栏里面还有一刚下仔不久的老母猪,可惜全部被烧成焦碳,好在那天他家的几头牛全部放浪在野外,如果是圈养,结果也会如这些猪一样的结局。

这场大火为什么会发生呢,是什么引发的?原来这场大火是因为两三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在田里玩火引起,那天大人们都下地去收谷子去了,村上的几个孩子便凑在一堆玩起游戏来,有躲捉迷藏的,有挖土烧红薯窑的,却料不到余火蔓延,而田埂的另一侧,正有一农户新房起到一半,门前堆有大量的茅草,所以,大火蔓延到这堆草时,大火顿时旺发,一下子就失控了。虽然此次火灾与故意纵火无关,但教训还是值得记取的:水火无情,玩火者终将自焚!

此事虽然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但在我心里却是永挥不去,毕竟是亲眼看到和亲自参与救援,那种体会尤其深刻。当然否极泰来,事物都是要前进的,落后终要催发新生。正如唐代大诗人刘禹锡诗所言:“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如今的八面街已不再是当年的八面街,原来遍地是茅草房现已为一幢幢楼房所取代。有了那场教训,茅草房的时代也就永远地逝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8:00-22:00